吸血鬼(3)

author
0 minutes, 6 seconds Read

 

 


尸体分解
保罗·巴博在他的《吸血鬼,埋葬与死亡》一书中写道:吸血鬼信仰起源于社会工业化之前,人们试图解释死亡和尸体分解的自然现象,却无法解释。
当尸体被挖出来的样子并不像人们认为的正常尸体该有的样子时,他们有时就会构想出有关吸血鬼的事来。然而,尸体分解的程度因温度和泥土组成而异。这就导致了吸血鬼猎人误以为尸体没有分解,或者更讽刺的,认为这是尸体重生的迹象。当分解产生的气体在躯体内聚集时,尸体就会膨胀,不断加剧的压力致使血液从嘴和鼻子里渗出。这些会让尸体看起来丰腴饱食而且红润如果死者比较苍白瘦弱的话,这样的变化就更瘆人了。在阿诺德·保罗(ArnoldPaole)事件中,邻居们认定掘出的一位老妇的尸体比生前看起来更丰满健康。而渗血的尸体给人的印象就像是刚刚喝过血。肤色的暗黑看起来由细胞分解所导致。钉穿分解中的肿胀尸体能使之流血,并且致使聚集起的气体逸出体内。气体穿过声带会引起似的声音,或者是穿过发出一种让人想起肠胃气胀的声音。彼得·布拉哥耶维克(PetarBlagojevich)事件的官方报道中提到出于对尸体的尊敬,一些没有根据的迹象在此略过。
人死后,皮肤与牙龈会失水,并失去约束力,暴露出发根、指甲根和牙根,即使是隐藏在下颚的牙齿也不例外。这会让人有种头发、指甲和牙齿还在生长的错觉。在某个阶段里,指甲会脱落,皮肤也会剥落,正如布拉哥耶维奇事件的官方报道所述-暴露出的下皮和指甲床被认作是新的皮肤和新的指甲。
仓促埋葬
也有人设想吸血鬼传说可能与当时医疗知识贫乏,一些人被活埋有关。在一些事件中,据有人说听见某个棺材里会传出声音。而后掘出的棺材里发现有指甲抓痕,是受害者企图逃离时抓出来的。而另一些撞伤了头部,鼻子或者脸的人,看起来就会像刚刚吸过血。这个理论有一个漏洞就是,那些假设是被活埋的人是如何在没有食物,水和空气的情况下存活的。对棺中声音的另一解释是,尸体自然分解时,逃逸出的气体发出的噗噗声。而造成墓地破坏的另一可能原因是盗墓。
接触传染
吸血鬼民间传说一直与一些无法确诊的神秘疾病致死脱不开关系,尤其是在同一家族或者同一小范围内的接连死亡。在如彼得·布拉哥耶维克(PetarBlagojevich)和阿诺德·保罗(ArnoldPaole)这样的经典实例中可以明显看到怪病的间接影响。更明显的是在摩西·布朗(MercyBrown)的案例中以及在新英格兰的吸血鬼信仰里肺结核这种特殊疾病与吸血鬼信仰的爆发关系匪浅。同鼠疫引起的肺炎一样,它与肺部组织的崩坏有关,会引起。
卟啉症
1985年,生化学家大卫·多芬(DavidDolphin)提出了罕见的供血失常症(即卟啉症)与吸血鬼民间传说之间的联系。这些症状都不能用静脉注射血红素的方法治疗,大卫认为大量的失血可能导致血红素不知如何穿过胃壁,进入到了血流当中。所以吸血鬼就是那些为卟啉症所苦,从而寻求血红素替代物来缓解他们的症状的那些人。而这一理论被义正严辞的驳回了。据医学理论显示,所谓的卟啉症病人渴求人血中的血红素或者吸食鲜血会缓解症状,都是对卟啉症的误解。另外,有人指出,多芬把小说中的(吸血的)吸血鬼和那些民间传说中的吸血鬼混为一谈了。后者中的许多并不喝血。同样的,也有人在对日光敏感这一点上找到了相似点。但这一点也是与小说的吸血鬼有关,而非民间传说中的。无论如何,多芬并没有继续广泛发表他的著作。而这个理论虽然被专家否定了却引起了媒体的注意,并被许多流行的现代民间传说所应用。
狂犬病
狂犬病一直都和吸血鬼传说联系在一起。西班牙维戈的席拉医院的一位神经科医生朱恩·戈马斯·阿隆索(JuanGómez-Alonso)在报道《精神病》中论证了这种可能性。对大蒜和洋葱的惧怕可能是因为高度过敏,即狂犬病的症状。该病也会影响大脑,造成正常睡眠模式的紊乱(从而引起精神失常)和性亢奋。曾有传说称,如果一个人能看见他的影子,那他绝对没得狂犬病。(暗指传说吸血鬼没有影子)。狼和蝙蝠经常和吸血鬼联系在一起,可能是狂犬病毒的携带者。这种病也会让人有咬人的,以及口中冒血沫。
心理动态上的理解
威尔士的心理学家阿涅斯特·琼斯(ErnestJones)在他1931年的著作《噩梦》中称,吸血鬼是一些无意识下的与防御心理的化身。诸如爱恨、悔愧之类的情感会使墓中的死者升起回归的欲念。想要与爱人相聚的,使得死者的爱人会觉得怀抱着同样渴求的死者一定会回来的。正因如此,才有了民间吸血鬼的信仰,人们相信亡魂会回来拜访亲人,尤其是他们的伴侣。如果死者怀着的是愧疚的心情,那么,想要团聚的就会被焦虑所代替。这就会导致压抑,就如西格蒙德·弗洛克德的案子一样,引发病态的恐惧。琼斯推测,在这种案例里,最初的团聚(生理)可能会扭曲:被恐惧代替,爱情望代替,原本的目的与爱恋被茫然未知所代替。其中性的因素可有可无。现代的一些批评家提出了一个更简洁的理论:人们之所以拟造出永生的吸血鬼这样的存在,是因为这么做可以克服、或者暂时的逃离死亡带来的恐惧。
吸血的内在性可以被看作是与同类相食以及民间传说中梦淫妖的行为有着本质的联系。许多传说中都写有各种各样的生物将受害人其他的液体也耗尽,很显然是下意识地联系到了上。最后琼斯指出,当越来越多的正常的性行为被压抑的时候,就会形成原始野蛮的表达,尤其是性施虐狂;他认为口头的性施虐的综合产物便是吸血鬼式的行为。
因素解释
现代吸血鬼传说的重塑不是没有隐因的。贵族公爵德古拉总在城堡里独处,离他那几个疯了的仆从远远的,只在晚上出现吸食领地上农民的血。德古拉是依靠旧制度生存的象征。在所着的《哲学词典》(1764)吸血鬼一词的词条一栏,伏尔泰指出18世纪末有关吸血鬼存在的信仰骤减,但那时股票经纪人、货商和生意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吸活人的鲜血;他们并非死人,却腐化堕落。真正的吸血鬼不是在坟墓里,而是在富丽堂皇的宫殿里。马克思把资本定义为死亡的劳资,像吸血鬼一样,只能靠吸食活着的劳力存活。活的越久,要吸食的劳力久越多。韦纳·荷索在他的《诺斯费拉图》一书中,更深刻地讽刺了这种现象:书中的主人公乔纳森·哈克(JonathonHarker),一位中产阶级的律师,成为了下一个吸血鬼。就这样,资本主义资产阶级成为了下一个寄生阶层。
精神病理学
有些谋杀者将谋杀伪装地像吸血鬼犯案。连环杀手彼得·库尔滕和理查德·特腾·蔡司(RichardTrentonChase)被发现吸食被害人的血,之后小报记者称其为吸血鬼。同样的,1932年,瑞士斯德哥尔摩有一件悬而未明的谋杀案,因其被害人的死状而别名吸血鬼谋杀案。16世纪末期,匈牙利女公爵伊丽莎白·巴托里,被描述为大肆杀人,并用被害人的鲜血沐浴,以保青春美丽,由此在后几个世纪的作品中,尤为臭名昭着。
现代吸血鬼亚文化
吸血鬼式生活是当代亚文化人群,尤其是哥特式文化的专属名词。这类人群以消费他人的鲜血为消遣;产生原因是与象征信仰主义,惊悚电影,安妮·莱斯的科幻小说以及英国维多利亚风相关的丰富的近代历史。吸血鬼亚文化下积极的吸血主义包括与吸血有关的吸血主义(即指乐观吸血主义和超自然吸血主义)和吸取精气两种。
吸血蝙蝠
尽管许多文化中都有关于吸血蝙蝠的故事,但它们是最近才成为传统吸血鬼传说的一部分的。事实上,它们是16世纪在南美被发现后,才归入吸血鬼传说的。虽然欧洲没有吸血蝙蝠,但蝙蝠和猫头鹰很久以来就与超自然和预言联系在一起,这当然主要是因为它们的夜间活动的天性。在现代英国印章传统里,印有蝙蝠意味着意识到黑暗与混乱的力量。
真实的吸血蝙蝠有三个品种,都是拉丁美洲的特产,没有证据表明它们在人类记忆中有旧世界的亲属。也就是,民间传说里的吸血鬼不可能是吸血蝙蝠的一种扭曲存在或者扭曲记忆。这种蝙蝠是根据传说里的吸血鬼命名的,而不是吸血鬼是根据蝙蝠命名;牛津英语词典记录了此词在民间传说里的出现是1734年开始的,而在动物学里直到1774年才开始。
文学作品中的德古拉几次变形成蝙蝠,并且书中提到了两回吸血蝙蝠。1972年的舞台剧与小说保持一致,让德古拉变形成蝙蝠,电影里也一样,贝拉·卢戈西(BélaLugosi)也变形成了蝙蝠。变形成蝙蝠的场景在1943年小朗·钱尼主演的《德古拉之子》里再次被引用。

 

Similar Posts